P90之梦幻文学>历史穿越>【凌澄】【ABO】他和他的天下 > 他和他的天下(四)
    莲花坞春晚

    祝大家新年大吉,万事如意,龙腾虎跃,一飞冲天

    感谢@啊哈哈哈嘿嘿的支持与喜爱~

    文中有关蒙古族姓名语言部分,作者不懂蒙古语,仅百度,没考证,有错误请指出。

    增添一个设定,江澄所在的架空朝代国姓金,国号梁。

    6400+

    【凌澄/all澄】【ABO】他和他的天下四

    江澄肩膀上的斧劈伤说轻不轻,说重不重。他自己浑不在意,只当作皮肉伤,毕竟他年轻时受过的那些伤比这重多了,有的伤痕还伴随终身。没了右手还有左手。他太骄傲了,决不允许类似“落下残疾”这样的字眼出现在自己身上,想到从前的事时也只是用“伤痕伴随终身”这样轻描淡写的叙事。

    西山之战后的第五天江澄带队步行巡营,回来以后一进营帐,就看到金凌坐在门口的椅子上,江澄以为他是在等自己,刚要开口斥责让他找点正事做,谁知道这小子就跟一条滑不溜手的泥鳅似的,一溜烟跑掉了。

    金凌直接跑到医帐把军医姚平请了过来。

    姚平把纱布打开查看江澄的伤口,果见点点血渍,伤口又崩裂了。再加上如今正值盛夏天气炎热,更不利于伤口恢复。姚平经验丰富,对付这种不听话的病人有的是手段,江澄求仁得仁,挨了劈头盖脸好一顿唠叨。偏这老头还是进士出身,骂人不吐脏字,引经据典摇头晃脑,还有金凌在一旁添油加醋控诉江澄不肯好好休息,江澄是一个头两个大。

    结果就是军医勒令江澄卧床休息十五天。

    江澄是天生的操心性格,闲不下来,一闲就难受,就算是卧床养病,他还是躺在床上读斥候信、军报、兵书。中午时分,亲卫杜仲提着饭盒进来,金凌自然而然地去取了床上用餐的小矮桌,从盒子里拿出热腾腾的饭菜放在矮桌上,还把筷子塞在江澄手里。江澄实在不习惯被人服侍,浑身难受。杜仲一走他便冷冷地道:“金凌,你是天子,是万民之君,谁教你的这些伺候人的活计?”

    金凌不以为意,左手拿着肉包子右手夹了一块熏猪肉塞进嘴里,一边吃一边含含糊糊地道:“舅舅,不是你自己说的吗?军中只有虞彻,没有什么皇帝、什么陛下的吗?我是你的亲卫军,我的上级是领军将军郑嘉树。”

    江澄:“……”

    江澄自己也是从小便被母亲带在军中,虞夫人不会因为他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而放水或者优待,反而对待他比其他人更加严格,期望他能为虞家军作出表率。江澄小时候怨恨过母亲,现在却有点想她,哪怕她能活过来继续骂自己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明面上是小皇帝作为江澄亲卫为江澄侍疾,实际上虞牧、郑文彬这些人都知道他是谁,对待他都是恭恭敬敬的,都是只需要他动动手的事,活还是底下的人在做。江澄本人也不领情,每次金凌说起“照顾病号”之类的话,江澄总是毫不留情地指出,饭不是你做的,饭还是杜仲端过来的,碗也不用你刷,最多只需要收拾下碗筷,你照顾什么了。金凌便反驳道,那我去后勤营刷碗。郑文彬又不可能真的让皇帝去刷碗,只好每次在这对甥舅斗嘴的时候上去打圆场。

    除了吃饭需要人伺候,江澄还需要每天换药。金凌总是嘟囔着说要学点医术,可以帮得上忙,然而每次姚平来换药都不让金凌上手,怕耽误江澄的伤口恢复,金凌只能干看着。就算只是杵在那里看,每次亲眼见到江澄那血肉外翻的伤口,金凌都吧哒吧哒地掉眼泪。问题是,如果他害怕伤口吧,那就别看啊,但他每次还硬要凑过去看,江澄觉得这小娃娃脑壳里绝对有包。

    有一天午后江澄在床上靠着软枕读兵法《尉缭子》,肩膀上因为伤口新肉生长导致的瘙痒让他心烦意乱,读不进去。江澄丢了书在一边,然后不知怎么的就睡着了。等他醒来时感觉周身暖洋洋的,通体舒畅,他实在懒得动弹,但仍是问了一句,“几时了?”,声音软软糯糯的。

    旁边一个声音答道:“你醒了?快到酉时了。喝点水吗?”